毫端朗润也陶然

—赏读陶然先生的书法艺术

画界常有'书画同源'一说,研习中国画的画家们总是喜欢以书法入画,寻求一种超然的韵致。相对而言,研习中国传统书道的书法家们,对于书法本体的研究无疑更胜一筹。每当赏读陶然先生的书法艺术时,笔者都有一种登山观海、澄怀味象的感觉。书风润朗,谨劲而不刻板,风神高古而悠然自得,是我对陶然先生书法艺术的总体印象。

同画理一祥,书法艺术向来讲究师资传授。研习书法要有师承脉络。陶然先生善隶书、魏碑、正楷、行草诸体,尤钟情于小楷及行草。从陶然先生的隶书中,我们能够感受到汉隶的遗风。读他的碑体,有覣晋的风骨和潇洒。他的小楷师法晋唐,上溯汉魏。其笔法劲健而灵动。是真得古人之神韵,又不失今人之创新。

笔者很喜欢陶然先生的隶书,庄重、敦厚又有怡然之气。如隶书横披"茶亦醉人何必酒,书能香我不须花"。漫卷之书有清新朗爽之感,字里行间有弥漫茶香书香之气,朗润之风跃然纸上。又如隶书中堂"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……",字字看似平淡,却笔笔气贯始终,整体气势有品格,有神采。

笔者也爱陶然先生的行书,潇洒坦荡,怡然自得,灵动而神定,朴素而内秀。如行书横披"重剑无锋"、行书对联"明月一壶酒,清风万卷书"等,阴阳得宜,轻重协衡,有谦谦君子之风。有朗朗仁者之气。

笔者更爱陶然先生的楷书,结字端庄,婉畅中不泛朗润。用笔洒脱,老道中不泛率性。如小楷斗方"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"、楷书折扇"小雨池上来微风"和楷书中堂"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"等,行笔有法度又不流于法度,笔意恬淡又非刻意恬淡。是真快慰,是真性情,是一种精神生命的快乐游走和一种情致的倾情显现。

应该说,陶然先生的书法艺术是他个人生命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完美结合,是他的精神原野中的生命芬芳,也可以说是他精神远行的足迹。我们可以通过陶然先生的书法艺术,看到一位书者那充滿平和,充滿率真精神的天空。因为说到底,书法艺术不仅是书法的艺术,而是人的艺术,更是人的精神生命的艺术,好的书法家能够赋予书法以生命,好的书法能够显现书家的精神境界。这也正是中国书法的艺术魅力之所在。

从事中国传统艺术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:越钻研到深处,越觉得深邃和艰辛。古人一直讲究人品与书品的辩证关系,是很有道理的。人品不高则气韵不高;气韵不高则生动不至。陶然先生为人谦和,性情淡定。自幼随祖父习字,从而奠定了今日之基础;又有幸师从于欧阳中石等著名书家和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,成就了今日的辉煌。因多年与佛学结缘,生命中又多了些许清雅和高迈。他用泥金书写的《金刚经》长卷等诸多佛门经卷更有超凡脱俗之佛性。八尺巨幅书岳飞《滿江红》为中南海所收藏;丈二巨幅书毛泽东《沁园春.雪》为人民大会堂收藏…。就是对陶然书法艺术和为人为事的最好褒奖。我们愿意与陶然先生一同分享这创作的快乐;这追求的快乐和这走笔人生的快乐。预祝陶然先生的书法艺术秉承大师风范,渐入更髙境界。